精致的猪女孩清尘

【忘羡/ABO】君卿辞 番外二则

想起魏无羡就化成一滩水:

ABO生子私设上天ooc狗血注意避雷胆小入ky退散
大概就是前世羡没死带球跑终于被叽识破的故事吧




哈哈哈并不是大家想要看的孕夫日常……(๑˃̵ᴗ˂̵)و




          六(完)  番外12


●枇杷

一日,温宁卖了枇杷从小镇上回来,魏无羡在院子里指点魏晅剑法,大老远就看到糊成一团的泥人不紧不慢拖着个小车从林子里走来。

魏晅收了剑势,愣是看了好久才认了出来。“温宁叔,你怎么弄得一身泥……”

温宁强行咧出一个笑脸,“几个比较皮的孩子要来抢枇杷,我就跑。他们从田里掏出稀泥来打我……”

魏无羡瞧见了他霎时笑声震天歪到一旁,像是用力过猛捂着肚子渐渐笑没了声。“哈哈哈哈温宁,你……德行,小孩子都跑不过,你还是鬼将军吗?!“

温宁有些委屈道:“公子……还不是你让鬼将军去卖枇杷的……“

魏晅也道:“是啊,娘。温宁叔这么辛苦你还要笑。”说着就过去帮他拍掉黏在衣服上已经干了的泥。

魏无羡终于重新坐正,“好好,我的错哈哈哈。辛苦你了温宁。银子你也不要给我了,给自己置办几身衣服,瞧你这身破破烂烂的,客人见了你枇杷都不能卖个好价钱……哈哈行了,你去洗洗吧。晅儿,明天跟你爹出山卖枇杷!”


“唉各位婆婆大爷大叔大婶大哥大姐小弟小妹走过路过补药错过啊,过来看一看瞧一瞧啦,新鲜出炉的枇杷又大又甜啊,酸一赔十了啊!哎小娘子过来看看吧!”魏无羡在人来人往的街边正吆喝着。

他说今日要出门,奈何还是睡到了巳时,魏晅做好早膳,足足在门外等了一个多时辰才听到魏无羡屋内开始有声响。他从来是不叫人起的。魏无羡是个意志力极其坚定的人,根本叫不动。

他此时虽然戴着面具,面具却细腻得让人无法分辨,还是一副好看的皮囊。嗓子虽然比平时低沉了些,仍是一派玉石之声。

魏晅坐于一旁,看着魏无羡在二人小摊前走来荡去疑惑道:“爹爹,温宁叔说不必如此折腾,他平时就这么坐着自会有人过来买的。”

魏无羡头也不回,道:“你懂什么,这叫乐趣。哎,妹子过来看看吗?”

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走了过来,笑道:“郎君,你这枇杷酸不酸啊?”

魏无羡看到了她微微鼓起的肚子,笑吟吟道:“不酸不酸,买几个回去尝尝鲜?”

女子有些失望地道:“哦?不酸奥,我想吃酸的。”本来还在挑拣枇杷的手也停下了。

魏无羡干咳了两声,心道失算失算。他佯怒道:“妹子你这可是,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哦……”

女子掩嘴笑了几声,用手撑了撑后腰道:“我本来是喜欢吃甜的啊,可肚子里有一个,这几天啊他总想吃酸的还不停闹……”说着还不忘在自己圆滚的肚子上打圈。

“哈哈哈,家里要添丁啦?恭喜恭喜。说起来我家那位啊,那会儿怀崽子的时候也是啥都吃不下,横竖都是吐。本来他还嗜辣的,但肚子里那个也是一直想闹着要吃酸的……真难伺候啊……”说着嘲笑地瞥了一眼魏晅。

见魏无羡视线转移,那女子也跟着转头看了魏晅一眼,大惊道:“啊,是这位小公子吧。真俊啊,倒像是什么仙家的人……”

“哈哈,是嘛?不瞒您说,我家那位长得可俊咧,还好小崽子也随他才勉强能看……大妹子,咱俩还算有缘分,你虽然喜欢吃酸,但我还是要送你一些,你带回家去给家人给你夫君尝尝鲜吧……”魏无羡说着抽出一根绳子给人缠了一大捧,递了过去。

女子也笑着接了过去。“哈哈哈,郎君这般待我那怎么好意思。我也意思意思给点儿呗。”说着从腰间掏出几粒碎银交到魏无羡手上。

“好好,多谢。那,慢走哈~”魏无羡在魏晅面前掂了掂碎银,忽然往上抛,待它掉到魏晅眼前时又猛然夺过,然后塞到魏晅手里。“小哥哥,看见没,卖枇杷多好玩!拿好,账房先生。家里没米下锅了,记得买点儿回去。”

魏晅不想接他后面那句,一个从来不做饭的人自然不会知道他前两日刚把米缸填满。他道:“爹,人家要是不吃您这套那不是……”

魏无羡看他颇为认真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拧了拧他的脸蛋,末了还顺带在他鼻尖抹了一把,笑道:“哈哈哈小兔崽子,我还是要看别人脸色的好吗?我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况且难得聊得上这么多句,我高兴送点水果怎么了……千金难买我高兴。学着点儿啊……”

魏晅道:“知道了,娘。”

“叫爹。”

“爹……”


魏无羡正高兴着,刚打算继续叫卖,转头忽然瞥见远处街角处一片雪白的衣角,到嘴边的一长串吆喝瞬间换了内容,眉梢也染上了明亮显眼的喜色。

他喊道:“哎哎哎今儿是个好日子,请几个有缘人吃枇杷啊,被选到的朋友不要钱不要钱不要钱,不要钱是真的不要钱不是假的不要钱,都来看看瞧瞧啊,说不定你就是那个幸运鹅……”

魏晅听他这么一说当即一头雾水,不知道他又要玩什么。

人群很快凑了过来将他们围成一圈,魏无羡快速熟稔的随意捆了几捆枇杷,魏晅也有样学样的帮忙捆起来。

魏无羡随意挑了几个人将捆好的枇杷送了出去,再挑了些个头大比较饱满的另绑做一捆,道:“接下来,我看看是哪位有缘人比较合我眼缘哈~~”他随意地扫了一眼人群,装作很认真在选的样子,突然惊呼道:“啊!有了,那位公子请留步!”

他朝人群外围道,众人也顺着他的眼神望去。那人无动于衷依旧目视前方快而稳地走着置若罔闻。魏无羡只好拨开拥挤的人群快步走到那人身前。二话不说抓起人的手就让他抱到怀里。”公子,免费请你品尝枇杷。请收下吧,不用客气。“他说完对方好像也突然被吓到,一直盯着被硬塞道自己手中的枇杷,还未待人反应过来便跻身回了自己摊子里面。

接着就听到他吆喝的声音传出:“来来请大家吃枇杷哈,每人可以拿五个,拿了就往旁边走别挡着了后边的……”

白衣人抱着怀里的枇杷,望着密密麻麻窜动的人群,一时觉得无法拒绝,也不想挤进拥挤的人群去归还。从一个精致的小钱袋里拿出一小锭银子精准无比的投进了旁边已经空着的一个竹筐,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了。

魏无羡从筐里捞出那一小颗银钱,也不管魏晅在一旁手忙脚乱地招呼客人了,将那银钱捻在指尖捧在手心又抚又擦,唇角笑意不止。

待魏晅分完了几筐今早温宁帮忙运来的枇杷,他才有空搭理一旁犯愣的魏无羡。“娘……回家了。”

魏无羡这才回过神,将那枚银钱递给魏晅,道:“给,压祟钱。”

魏晅惊讶,“嗯?压祟钱?可是年关还很远……”

“你好好收着就是。揭不开锅也不能用这个去买菜。知道吗?“

“……………………嗯。”

今天又是猜不透亲娘的一天。





●桂花糕


“蓝湛啊我想吃桂花糕了!特别想吃!”魏无羡靠在人怀里好似被抽走了骨头,左蹭右蹭软声道。

蓝忘机低头在他微微嘟起的嘴上落下一个吻,宠溺道:“我去买。”


待他提着桂花糕回来,就听到厨房传来阵阵异响,有人在剁什么东西。他急忙赶过去,却看到魏晅忙活的身影。

魏晅转过头,道:“父亲,您回来了。”

蓝忘机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上次魏无羡难得说要帮他点忙切菜,差点儿没把自己手指切了。“嗯。到多久了。这是在?”

魏晅道:“嗯,才刚到。娘说他想吃酸菜鱼,我正给他做呢。”看到蓝忘机手上提着的一个小油纸包,笑道:“是镇子上那家吴记桂花糕?父亲也喜欢吃吗!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吃,娘每次夜猎回来都会给我带。”

蓝忘机当即会意。魏无羡最近总吃酸食,为何突然想吃甜点,却没尝得一口又改口酸菜鱼……他道:“这里我来吧,你去陪他说会儿话。他近日总提起你。把糕点也拿去。”

“嗯,那我去找娘了。”

蓝忘机的话,魏晅总是莫名地就听从了。下意识就解下了身上的敝膝递给他。或许这个后来的爹,先是含光君,才是父亲吧。又寡言少语,踏实做事,绝不多话。先是爹再是其他什么的……也不知道要何时才能转换过来这个顺序。


“娘近日睡得不好?怎一副恹恹之态。”魏晅看着坐在廊前抬手轻抚着他的头却仍是昏昏欲睡没精打采的魏无羡担忧道。

此处地处山脚,周围除了屋前一片枇杷林,皆是些高大的树木,通透又凉荫,正适合夏日消暑。

“没有,就是天气热,有些嗜睡。”

魏晅一边拆着纸包,一边有意无意地盯着魏无羡宽松的衣物下还是能看出微微鼓起的小腹,和他比之前稍稍圆润的下颌。他将一块糕点递到人嘴边,道:“娘,桂花糕。”

魏无羡将脸别开拒绝道:“嗯~不吃!拿开,那个油闻着腻。”而后抚了抚肚子,喃喃地自言自语:“他说他也不吃。”

魏晅不觉有异,道:“您不吃还让父亲去给您买。”

魏无羡笑道:“不是我要吃,是含光君知道你今天来,特意去给你买的。”

“爹给我买的?”魏晅有些惊讶,怪不得方才问他是不是也喜欢吃的时候他不答,还以为是自己亲娘想吃……

“嗯。先前很随意跟他聊到过你喜欢吃,他便记下了。”魏无羡笑道。“难得我想吃个辣鱼,你倒好这么快就屈服了,我又吃不上了,可怜啊……就这么会儿就只听他的不听我的了,一个二个的以后还能不能好了……“

果然,总是默默地在付出,一如那块水光玉的真相。魏晅心道。“不吃就不吃吧。您之前食辣也太过火了些,也该慢慢调整回来了。父亲把您照顾这么好,气色倒是看起来真的好了不少,还真是养胖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他竟然会做饭……”

“哈哈,胖了胖了,都怪你爹做的饭太好吃,你等会儿吃到你就知道我为啥胖了。”

“那敢情好,难得不放辣您还能吃得开心!”魏晅捏着一小块桂花糕,犹豫半天还是送到嘴边咬了一口,而后道:"其实我早就不爱吃桂花糕了,云深不知处的伙食我也习惯了。但是这个桂花糕,这么多年了味道还是没变,依旧那么甜啊又很香,让人怀念……”

“这么快就适应了……你是不是我亲生的!我那会儿怎么吃了好几个月都觉得还是草根树皮……”他笑道:“晅儿,你会不会怨我和你爹把你丢在那儿?”

魏晅笑道:“不会啊。那儿现在也是家了。爹和娘或有难言之隐吧,我都理解……”

听了这句魏无羡一下笑炸了,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头。“你想什么呢?什么难言之隐。我只是觉得这里比较清静,适合养你弟弟。过不了多久我俩也回去了……”

“弟弟??”魏晅重复了一遍,一头雾水,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自己有什……

!!!

魏无羡侧头若有所思,又恍然大悟道:“嗯,对……是我疏忽了。你这么一说,有可能也不是弟弟。但是一直以来和你的感觉挺像,肚子是尖的……”

话说到这份上,任谁都能明白了。魏晅激动道:“娘!!我要有弟弟了?!真的吗!!!”

魏无羡:“……“

他抬手扶额,“等等,原来你不知道吗?你盯着我肚子半天我以为你……还有,你有这么期待吗?”

“就……多个亲人的感觉很微妙啊,我一下子有了爹爹,马上又要有一个弟弟,这一大家子,我突然太幸福了。而且弟弟小小一团,肯定很可爱!我终于有弟弟可以欺负了……”

魏无羡心想,当初魏晅在肚子里折腾得他死去活来,生出来却是这么文静的性子。现在肚子里这团安静得过分,只偶尔才有细微的胎动,时常陪着他一睡就一起安安稳稳睡上一天,若是论反差……出来之后指不定谁欺负谁呢……


Tbc.





【忘羡】病名为爱。+白夜。+愿者思追。

风间清瞳:

整理存档。


原著向脑补,汪叽的场合。


问灵十三载,刀上带糖。训诫成分有,高速车有。


戳链接


病名为爱·壹


病名为爱·贰


白夜


愿者思追

大概是,
关于戒鞭,反骨,梦里春光。
还有兄弟,爱恋,少年成长。
以及相遇,分别,永志不忘。